越来越套路化和表演化的时刻中也只是书面和传

 反正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,管它明日是否洪水滔天。
 
    不爱管闲事的顾铮,在是做一个见义勇为的傻逼,还是做一个同流合污的帮凶的选择上犹豫了许久,突然码头入口处,就响起了如同天籁般的声音:“住手!”
 
    “是谁让你们在码头上闹事的?”
 
    这正义的话音还未落下,开口阻止的人就一个飞身纵跃,蹿进了空旷的码头大空场内。
 
    只见是一个英挺的少年,浓眉大眼,皮肤带着健康的古铜,和顾铮截然相反的黝黑粗亮的大辫子,饶了几个圈的盘在自己的脖子之上,义正言辞的朝着因为阻止声而停止了群殴,转过身来的红灯照,并架起了一个白鹤展翅的开场架势。
 
    而跟在他身后的一群同样半大的小子,在两方人马开始用目光交战的时候,这才一个个的气喘吁吁的从码头口处跑了过来,站在了这个男孩子的身后,给予他在人数上的支持。
 
    “怎么?我们红灯照办事,还从来没有和谁先通报一声的规矩,只是不知道你又是哪路的小子,赶来管我们香坛的锄奸行动?”
 
    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来的人也不少而感到害怕的红牡丹,将手中的黑鞭朝着对面的少年一指,说的是声势如虹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!什么红灯照,不就是一群半大的娘们组织的邪教吗?连朝廷的眼都没有入得了,这边就打着扶持朝廷的口号了?”
 
    “我跟你们说,这位可是至宝林的少东家黄森汉!我们广省武馆联合会会长的儿子!”
 
    “怎么样?怕了吧?”
 
    “这码头可是我们武馆学院和家属们讨生活的地方,维持这里的治安,就是我们的责任。”
 
    “你们这群女子,不好好的在家相夫教子,绣绣花,做做饭什么的,竟然在这里捣乱。”
 
    “还这么大的脸问我们是做什么的?我们是做你们未来的亲亲相公的!”
 
    领头少年旁边的一个看起来就颇为机灵的小子,这就替他们的老大应了场子了。
 
 
    与预想中的被抽的很惨不同,红牡丹的鞭子刚甩出去,就被领头少年给抓握在了手中,而他身边的油滑少年也是有几把刷子的,虽然嘴上在打着嘴炮,可是这头和身子侧起来的方向,就算是鞭子甩过来了,也是只有落空的份。
 
    喝!这群少年别看年纪不大,可都是练家子啊!
 
    没有一个男人,心中不怀揣着一个武林梦。
 
    在现代的武术,越来越套路化和表演化的时刻中,真功夫,也只是书面和传说中的记载了。
 
    而现如今的顾铮,却看到了活生生的武林交锋,这让他怎么能不心潮澎湃,不能自已呢?
 
    “放手!”
 
    红牡丹一个使劲,就将鞭子收了回来,颇有架势的就耍了起来。
 
    你来我往的好不热闹,可是就算是顾铮这种只会街头干架艺术的人,也能看得出来,这个名为黄森汉的少年,压根就在耍着红牡丹玩呢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