差一点就被非礼了的红牡丹现如今正是杏眼圆争

一些翻着跟头,十分有出场感的红衣姑娘们,在押韵的口号声中,再一次的隆重出现了。
 
    而这一西洋景一般的突发状况,也让那个坐在阳伞后边,假模假样的假洋鬼子,呆愣在了当场。
 
    作为一个海归派的成功人士,他跟随自家领事的船,刚刚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,在看到了这里极其方便的通往内陆的的地形,和四通八达的水路运输之后,他们的领头人就决定了,在这里开设一个分理处。
 
    而作为一个颇受信任的本国人,假洋鬼子当仁不让的就先来这里招人,买地,打前站了。
 
    可谁成想,在这人来人往的码头上,他第一天招聘,就极其的不顺利了。
 
    那些人见到他,不但像是见到了瘟疫一般的躲着走,还如同是看猴戏一般的,朝着他的招聘地点,指指点点。
 
    那宛若实质的幸灾乐祸,让假洋鬼子是如坐针毡。
 
    待到看到了这一行的找茬人之后,他终于知道,周围的人在乐什么了。
 
    原来是收保护费的地头蛇来了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自觉地胸有成竹的假洋鬼子就站了起来,在整理了一下自己那带着蕾丝花边的衬衫西服之后,就施施然的站了起来。
 
    两三步就跨到了红灯照的领头人的面前,将手上的丝绸手套一脱,就打算朝着对方来一个最标准的闻手礼。
 
    “啊,我亲爱的小姐,不知道怎么称呼?”
 
    他这话才刚刚开口呢,对面的那一群站的如同跳广播体操一般的队形的红衣姑娘们,就齐刷刷的怒吼尖叫了起来:“你怎么敢耍流氓?”
 
    “扁他!果然是受到了邪教腐蚀和洗脑,他的魂魄已经驻进了恶鬼!必须用切肤之痛,洗涤他受到污染的灵魂!”
 
    ‘啪!’
 
    一声极其清脆的鞭响,就这样在安静的码头广场上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‘嗷!’
 
    假洋鬼子下一秒钟就被抽倒在地,捂着脸在地上打起了滚。
 
    可见这一鞭子抽的是多麽的下了死力气。
 
    差一点就被非礼了的红牡丹,现如今正是杏眼圆争,柳眉倒立,怒目而视底下的洋狗,不解气的继续抽了下去,不但如此,口中还发出了更加残忍的命令:“姐妹们,结阵!”
在角落中看热闹的顾铮,却是差点没笑出声来。
 
    知道的这是列阵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围在一起跳街舞呢,这也太没有力度和章法了。
 
    可是到底是架不住人多不是?
 
    中间的那个小子又不是像顾铮一样特别能挨打,不过片刻的功夫,他口中气势如虹的叫骂声就转为了哀嚎。。
 
 133 武林
 
    可是就算是倒地了也不行,这群小姑娘们压根就没有停手的趋势,仿佛不把那个人就地正法了,就不能声张她们一贯秉承的原则一般。
 
    有信仰的人,最可怕。
 
    在看到了此情此景之后,顾铮下意识的就环顾了四周的众人,这几百人围绕的大码头上,竟然没有一个人挺身出来制止。
 
    兴致勃勃的看热闹的有之,麻木不仁的发呆的有之,战战兢兢的恐惧有之,可就没有一个人觉得红灯照这个团体此时在做的事情,是不是正确的,这个行为是否过于偏激,或者说一条人命在这个世道中,它到底值不值钱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